广州一入境外籍男子拒不配合隔离观察被处限期出境


“全球供应链在短时间内很难适应激增的需求。我们一个国际供应商原本提供的一个季度的物料,但现在一个月之内就被消耗掉了。”她说。

“从早上到深夜,我每天都接到无数订单电话,而且往往一开口就要1万台。”呼吸机生产商深圳安保科技公司总裁王双卫说。

此外,受欧美疫情影响,呼吸机的生产物料供应受到较大制约。赖春红表示,过去订的物料交货期是4-8周,现在最快也要12-16周。物料短缺的原因,除了欧洲疫情严重影响工人开工以外,另一个就是欧洲的物料供应商是按计划排产的,去年就制订好了今年的生产计划。

“疫情期间工厂订单急剧增加,总部的工作人员很多都来一线帮忙了。”迈瑞医疗制造系统总经理景军刚说,深圳光明工厂去年常规时间段里有2000多人,目前已增至3800余人。

受访呼吸机企业负责人表示,当下首先应该尽力确保上游原材料的顺畅供应。

日本政府新冠疫情咨询委员会会议现场(NHK)

据悉,在疫情期间,为保障防疫物资生产所需的进口原材料通关,确保生产不间断,深圳海关对企业进口用于生产呼吸机、监护仪的原料做到“即到即检,高效验放”,确保了公司生产的医疗设备和火神山、雷神山医院同步交付。多位企业负责人建议,延续此类做法保障应急生产。

例如,深圳安保科技的呼吸机产品至少30%的物料依赖进口;深圳普博科技生产的呼吸机,其中的流量阀门来自瑞士,传感器来自英国和美国;鱼跃医疗的涡轮风机用的是“德国制造”。

景军刚介绍,看似简单的呼吸机,实际技术含量相当高。呼吸机可分为有创和无创两大类。无创呼吸机主要用于较清醒、有自主呼吸的患者,有创呼吸机通常适用于危重症呼吸衰竭患者。有创呼吸机的技术含量高于无创呼吸机。

业内人士告诉记者,我国呼吸机的比较优势更多体现在软件和算法上,但目前扩产的压力主要来自硬件供应链。